本文记录自2020-07-24 00:35

2021年

01.12 | 我也知道为什么我不看柯南了

2021.01.12

这不是我第一次招魂了,但却是第一次没办法自己招魂。因为这次招的,是囍魂。

父母领我去见对方的时候,我就知道,一定是那位红衣少年。他太多次出现在我的梦里,以至于当我看到他,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他的肤色有些惨白,可能是衬在一袭红衣里,比我梦里见到的还要白,衣角是黑色的图腾,大概也是巫师世家吧。我坐在他对面偷偷打量,他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,左眼角下的泪痣和我的位置一样。

再见到他的时候,我已经是一袭红妆,和他的很搭。喜婆婆带着我们进入房间。我们话都很少,安静地坐在两方桃椅上,看婆婆布置。桌上的炉子点起了香,放了四盏蜡烛。窗台上有两个琉璃的杯子,还留了些泥土。又看到她拉开窗帘,在窗子上贴了张符,用水润湿。最后婆婆过来,将我们的小拇指各绑了根红线,叮嘱了几句,就离开了。

香烧了好久,我的头渐渐有些晕了,他几次抻抻红线,示意我打起精神。

夜深了,窗外的风挂了起来,明明窗关紧了,窗帘却仍然剧烈地呼扇,烛影摆动,我用余光看身旁他的脸,好像更白了,他的手放在腿上,紧紧攥着,窗外指甲划窗的声音逐渐明显。我正起身,想去看个究竟,他忽然站起来,“别去”,拉住我的手,声音不像是二十多岁的少年。我害怕地一缩,窗外也安静了。

“咚。咚咚。”有人敲门。我看了看怀表,正好一十二点,要等的客人来了。

房门没关,我轻声说了句“请进”,门被推开,走进来一个矮小的身影。走路的时候一踉一跄地,几次撞墙,似是看不清路。她逐渐走近我们,我看到她两只朝着相同方向的手掌以及白色的眼瞳就明白:旁人是看不见她的。

他紧紧握住我的手,我等着这只囍魂来找我,一直等,一直等。直到囍魂走到面前,拿着琉璃小盏放在我们嘴边,我轻抿一口,眼前恍惚,只知道最后,一双手掀起了我的盖头,

醒来的时候,囍魂已经走了。我问发生了什么,他只说囍魂拿走了红盖头,把红绳连在了一起,就离开了。。。

从此我也再没见过他,红绳也早被丢掉了。

02.20 | 它好可爱!

2021.02.20

你知道嘛!做梦是要申请的喔,梦里的时间会长六倍,19岁的人天天做梦如果还能记住的话,让我算算,唔,就相当于活了57岁!

这几天难受的很,人闲了就胡思乱想呜呜,于是求奶奶带我去找梦廆大人求个梦。

这是我第一次去找掌管梦的神仙啊,好激动还有点害怕。握着奶奶冰凉凉的手,还算缓解了下情绪。不过一切一切的恐慌,在我进入梦的世界的时候都莫得了,因为我太喜欢这里啦!梦廆是一只粉色的软软的大怪物,胖乎乎的比我高出一个脑袋,浑身软绵绵的,我喜欢扑进它的怀里,就像扑进一团云彩里一样!还可以趁它不注意拽下它身旁的一片云彩塞进嘴里,甜甜的喜欢极了!

当然没玩的忘了正事,我和它说了最近的苦恼,向它讨了一个可以忘掉他的梦。交换的代价呢,是我给他唱一首歌,叫《虫儿飞》,我倚着他的肚皮给它唱歌。“黑黑的天空低垂,凉凉的繁星相随。虫儿飞,虫儿飞,只要有你陪。”

00:00
加载中……请稍等……

02.28 | 多吃少看

2021.02.20

从奶奶家回来,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安。

爸爸妈妈回来后有些疲惫,就去屋子里休息了。我站在家门口,回忆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,想起来原来是奶奶给我的那包零食饼干忘记带回来了。

就在这时,我从猫眼往外看。疑?爷爷奶奶怎么也来我家了,而且正在楼道里往上走。

他们到了我家门口,却没有敲门,将手边的红色兜子打开,放到地面上。我踮起脚看了看,哦,原来是那包饼干。我悄悄地趴在门上,听着他们说话。

“药怎么放进去?”爷爷轻声问。
“涂在饼干上吧”,奶奶沾着墨绿色的药膏,在饼干上涂了一笔。说着,又沾了另一种药,接着上一笔涂在了上面。
“为什么要这样画?”爷爷问。
“只有按顺序吃定量的药,才有效。”

听到这里,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...因为我知道,按涂的药的种类和药的顺序,配出来的,是取人性命的毒药啊。

原来我确实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多余的人。

2020 年

7.13 | 做梦吃饱也是一门艺术!

2020.07.13

梦开始的地方是初中排着方队的后操场,很像小学时运动会前的检阅队伍。我不顾阻拦,纵身跳下,落进漆黑的大海。浪越过头顶快要窒息,还好最后找到上岸的方向。

回到队伍中,虽然已经游过了半个海洋,但是同学们的队伍好像才前进了5分钟的距离。我跟在队尾,老师拿着水枪走来,说这里的水可以毒死蜘蛛,你试一试。我很疑惑,哪有蜘蛛?回头一看,拇指大的蜘蛛趴在李锦阳的身上,他是大学班里和我关系一般的男生,不知道怎么混进了初中队伍里。我对准那只蜘蛛开枪,蜘蛛化成一片黑色的枯叶落在地上,我的记忆也模糊了。

再次清醒的时候,我回到了中传,和四五个女生一起往主楼走。主楼的样子和记忆中的不同,记忆里中传的主楼是一个辉煌的宫殿建筑,每层都有宴席厅和歌舞厅。而眼前的主楼确是类似五指山的形状,每根指头都是一根口红,我从心底里反感这个样子。

进去有人让我们做一个有奖活动,其他同行的人都参与过了,便帮我一起完成给的活动任务,最后很轻松得了一等奖。奖品是一顿丰盛的大餐,有炸鸡腿,好多肉和零食,我们都吃的很开心。大家都吃完了,就剩我在最后。我想起来有模电要考,但是一想我15分钟就能答完,可以再吃一会。

结果最后进考场的时候被老师拦住了,说时间过了,押着我去写了检讨,我写啊写,怎么都写不完,写着写着就醒了。

7.22 | 我想想起来把我送给警察的队友

2020.07.22

这学期的无人机课很水,摸都没摸到无人机,因此当我睁开眼,发现手握飞行器操控摇杆的时候就慌了。

回想了一下,我们在做小组任务,需要城市高空航拍摄影。因为上次我在农田练习无人机摄影时表现颇佳,拍片的重任就交在了我身上。

然而这个飞行器的截面积目测有几十平方米,完全无法穿过楼与楼间的缝隙。模拟器在我的预料和队友的惊呼中,撞上了楼宇...

我和队友无言地走在路上,她带我去政府的大厦,供出了我这个罪魁祸首。我被警察掠走,押进了监狱,而她得到了一大笔财富。

马上就要高考了,进了监狱没办法听课,只能自己学习。关押我的监狱间是个类似教室的大间,铁座椅都很整齐地摆放着。我默默走到空着的位子,拉开书包,嗯还好,需要的卷子都带了。

我打量了一下身边和我一样身份的犯人,长的确实不怀好意,但是眸子是清凉的,感觉是些老实人。

我拿出卷子,默默做题,嗯,很好,这种氛围很像安静的自习室,比教室很适合学习。安静的房间里,钟声滴答滴答,我闭上眼,睡着了。

8.24 | 我不会有这么丑的包哇!

2020.08.24

历年来参加的开学典礼都是在恢弘盛大的会议室里,没想到今年学校经济萧条,只能让我们去小茅草屋。茅屋的地方不够大,我们带来的行李只能放在外面核桃林的长廊上。我和大家一样,匆匆忙忙把书包一丢,就跑了回去。

突如其来的雨把大家都吓蒙了,我们在老师们的叫喊声中,疯狂逃窜。

我抬头看天,暗红色的乌云遮住了本就不明亮的太阳。伸手,雨点打在手上,传来一阵阵的疼痛,接住的雨是血红色的。我站着想了很久,也没想明白,血红色究竟是雨水本来的颜色,还是雨水滴破了手掌,流出的血水?

回过神,撑起不知是谁放在我面前的伞,去找我的行李和书包。

场地中间是一个粗柱子,两边都是三层的架子,书包已经被老师整齐地摆放好了。这位老师我记得叫文坤,是我小学的老师,不过在我上初中的时候他就调去我们中学了,很神奇,现在我上大学了,他居然也来到了这里....

我记得我的书包,是米黄色的,很大,像海豹的肚子一样圆滚滚的。可是我怎么都找不到了,包里装着我全部的家当,我真的要急哭了。这时,耿明徽过来一起帮我找,是我的高中同学,我很信任她,也丝毫没对她出现在我大学的生活里感到诧异。接着,文坤老师也来帮我,我们找了很久,很久,直到太阳落山,我从来没如此平静而认真过。

窗外的雨声惊醒了梦中的我,环顾四周,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包,当然,也更不会有另一个高二时候的耿明徽了。

9.02 | 其实我从不和也不想和男生一起吃饭...

2020.09.02

呼...呼...什么时候能到...我在漆黑的楼道里拼命向前奔跑。

我在哪里?哦,今天是大二的开学第一天,可不知为何,我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像是中传。“啪嗒”,“啪嗒”,奔跑时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格外清晰,声音在空旷的空间回荡...我为什么在一个漆黑的废弃老楼里?害怕地将手握紧,却发现有人正攥着我,偏头看我的身边,是王培涵。我一向害怕男生就像别人害怕青蛙蟒蛇一样,可他是上高中以来对我最好的男生,因此,我瞬间安心下来,甚至没想本应该在同济大学上课的他,为什么也跑到这栋大楼里面....

我尤他带着我向未知的地方奔跑,过了很久,我们来到了食堂。哦,原来是下午上课的时间要到了,午饭还没吃,怪不得一路小跑。这里只剩下剩饭剩菜了,随便盛了些,刷卡去付钱。工作人员是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,脸上的肥肉和胡茬让我一阵作呕。他向我要100元,说那块鱿鱼90元。我很无语,和他说这样的话我就不要鱿鱼了。他笑了笑,在我的鱿鱼上咬了一口,说动过了的必须付钱。我很无奈。这时下午的上课铃响了,王培涵二话没说拉着我就跑。

我们偷偷摸摸地想溜进我们班的教室里,可是教室太多根本找不到。我躲在他的后面,他小心翼翼地一间间看。突然,他加快速度要打开一间的后门进去,我看了一眼,拉住他。这个不对,老师在里面讲的是Go语言,我和他说。可他不听转身进了教室。我很害怕,靠在门上蹲下等了好久,被发现我的老师带走了。

我靠在老师身上哭了好久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我又做了很多梦,梦见王培涵用收齐同学作业为借口,1:20都不拉我吃中午饭,他明明知道1:30就要上课了...我收拾着座位里的垃圾,有很多同学给我的好吃的,可是放了很久只能扔掉。这些我当时都没吃,因为我想和他好好吃顿午饭。

12.22 | 睡着睡着就饱了(随便做个噩梦

2020.12.22

手里握着削土豆皮的刀,一点一点削去手上的肉。从手指开始,第一根是食指,刀划过,血肉从刀子的一侧进去,从另一侧出来,刀的脊梁划过骨头,冰凉凉的。

Last modification:March 1st, 2021 at 11:05 pm
请赏我杯奶茶,让我快乐长肉